疯跑可以治流鼻涕

昨天是农历七夕节,老夫妻了没有怎么过,想过也被杭城的降温打乱了,因为俺婆娘被凉风袭到了,加上公司的新环境甲醛双重影响下就是迷糊的睡了一个晚上。

不过七夕牛郎织女相会了,我们的乖儿子来了杭州相会,带着出去溜达了一圈,晚上强制关灯在黑暗中让他因为安静因为无人陪玩自觉的睡觉,其实这个效果有一些。昨晚儿子强制推我下床以为是饿了,因为晚上没有正式吃饭只啃了面包,拿来吃的才发现是希望有盏灯亮着,于是我上厕所去,等我回来时真睡着了,只是也不早了快十一点了。

 

早上婆娘继续虚弱,我请假带着娃去外面疯跑,刚好有大娃一两月的四五个小朋友,疯跑一阵鼻涕不流了,这就是运动的魅力。本来今天天气也是凉。发现娃不怕生,但还不懂得如何一起玩一些合作类的游戏,比如手拉手转成圈走起来,还只知道拉起手但走起来就放开了。

这样疯玩的结果就是3点不到午休,比原来习惯提前两小时,到我目前写文章时也没有醒来,因为醒来过但翻身继续睡了。

好今天想起来,要介绍一款在用的蜡笔:最近儿子开始会画画了,每次只给一种颜色在本子上,在有画的地方会竖横的画上一些。

 

分享到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